首页 > 正文
广州哪里头发种植好

广州那家植发医院比较好,广州做毛发种植手术,广州市种植头发机构,广东省种头发哪个好,北京治疗脱发的医院,揭阳市种睫毛哪里好,广东毛发种植哪里好,石家庄治疗脱发医院,广州种眉大概多少钱,佛山毛发移植的医院

  原标题:暖闻|3龄童被保姆拐走,父母苦寻22年最终鉴定DNA找到

  2016年中秋节前夜,41岁的范勇决定回家。5岁时和妈妈赌气离家后被拐,事隔36年后,他终于找到了妈妈。但是,他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,好在好心人林天为他解决了路费,而这已是林天赞助的第8个被拐后回家的人。很多人不知道,23年前,家住昆明的林天也曾被拐卖。

父母手中唯一一张周静的照片  本文图片均来自云南网

  

  1994年2月22日,3岁两个月的周静(林天的原名)正在昆明的家里玩。这时爸爸带回一名陌生女子。女子一米六出头,皮肤黝黑,驼背,右侧脖子上有一块胎记。

  “这个阿姨是新来的保姆。”爸爸周大明交代几句后,出去照顾生意了。

  从重庆到昆明,周大明和妻子李玉梅几年间已经奋斗出一个服装店,自己制作、加工、销售,手底下有10多名工人。生活过得不错,又有了随时笑眯眯的宝贝儿子周静,日子很美满,但就是有些忙,忙得连保姆的姓名和身份证都没来得及查看,就把儿子交给了对方。

  保姆进家两个多小时后,带着周静一起消失了。下午6时许,周大明夫妇在昆明满大街寻找,儿子早已没了踪影。警方追查到旅社,但保姆已带着周静逃之夭夭。有人说,警察到达旅社前,有个孩子整夜整夜地哭,很可能是周静。

  随后警方查到,保姆是禄劝县板桥镇人,名叫张红芬。张红芬十几岁时被人贩子卖到河南,此后一直再没回来。

  线索到这里就彻底断了,周静丢了,从此再也没有消息。爸妈只留下一张他的照片,只记得他左手中指上有伤疤。

分离22年后的团聚

  

  周静被拐后,这个家就像被打进地狱一样,家里只有孩子的一张照片,妈妈每天对着照片哭,爸爸连照片都不敢看,一看就流泪。

  周大明夫妇恨透了人贩子,疯了似的找遍昆明,生意也没心思做,家产卖光了,只要见到流浪孩子就一定要去看看是不是静静。

  两口子沦落到在街头乞讨过活,羞愧到连老家都不敢回去,连老人去世都没脸回去送终。

  这样的生活,熬过了22年。

  2009年,网络上出现一个年轻小伙子寻找父母的信息,这个人就是18岁的周静。不过因为被拐时年纪太小,周静对当时的记忆少得可怜,只记得很小的时候和一群伙伴在一些大石头堆上玩时,左手中指被压了。

  能提供的线索太少,只能通过血样逐一比对。这个过程持续了7年。期间,周静的电话换了至少10次,QQ也换了至少3个,但宝贝回家志愿者云谷始终和他保持着联系,也带着他比对过10多次疑似血样。

  

  就在大家都快要绝望时,2016年1月,周静那沉寂了多年的DNA终于与重庆奉节一对父母比中了。

  当央视《等着我》节目中的大门缓缓开启,已经长成大伙子的周静走了出来,好像梦一样。

  激动不已的周大明和李玉梅夫妇冲上去抱住周静,亲切地唤着周静的小名“静静”。周静也拥住妈妈,眼含热泪,被拐22年,寻找7年,他终于找到了家。

  周静当年被保姆拐到福建泉州,送到一个有着6个女儿和1个儿子的大家庭里。养父养母觉得家里男孩少,所以才向做生意的朋友买了周静。养父养母对周静很好,家庭条件也不错,周静没有受什么苦。并且改名叫林天。

  在养父母的支持下,周静长大、读书、开了广告公司,成了两个孩子的父亲,日子过得很好。

  爸妈为找他倾家荡产,周静说:“不怕,我来养你们。”

  近日,本报记者联系上周静的母亲李玉梅,她说现在周静继续在厦门工作生活,他们继续在重庆生活。“要熟悉起来,还得慢慢来。”李玉梅说这话时,透露出些许伤感,她说虽然周静听不太懂他们的重庆口音,但每周他们夫妇都要和儿子通电话,每年也要见几次。

  来源:春城晚报微信公众号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暖闻|3龄童被保姆拐走,父母苦寻22年最终鉴定DNA找到

  2016年中秋节前夜,41岁的范勇决定回家。5岁时和妈妈赌气离家后被拐,事隔36年后,他终于找到了妈妈。但是,他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,好在好心人林天为他解决了路费,而这已是林天赞助的第8个被拐后回家的人。很多人不知道,23年前,家住昆明的林天也曾被拐卖。

父母手中唯一一张周静的照片  本文图片均来自云南网

  

  1994年2月22日,3岁两个月的周静(林天的原名)正在昆明的家里玩。这时爸爸带回一名陌生女子。女子一米六出头,皮肤黝黑,驼背,右侧脖子上有一块胎记。

  “这个阿姨是新来的保姆。”爸爸周大明交代几句后,出去照顾生意了。

  从重庆到昆明,周大明和妻子李玉梅几年间已经奋斗出一个服装店,自己制作、加工、销售,手底下有10多名工人。生活过得不错,又有了随时笑眯眯的宝贝儿子周静,日子很美满,但就是有些忙,忙得连保姆的姓名和身份证都没来得及查看,就把儿子交给了对方。

  保姆进家两个多小时后,带着周静一起消失了。下午6时许,周大明夫妇在昆明满大街寻找,儿子早已没了踪影。警方追查到旅社,但保姆已带着周静逃之夭夭。有人说,警察到达旅社前,有个孩子整夜整夜地哭,很可能是周静。

  随后警方查到,保姆是禄劝县板桥镇人,名叫张红芬。张红芬十几岁时被人贩子卖到河南,此后一直再没回来。

  线索到这里就彻底断了,周静丢了,从此再也没有消息。爸妈只留下一张他的照片,只记得他左手中指上有伤疤。

分离22年后的团聚

  

  周静被拐后,这个家就像被打进地狱一样,家里只有孩子的一张照片,妈妈每天对着照片哭,爸爸连照片都不敢看,一看就流泪。

  周大明夫妇恨透了人贩子,疯了似的找遍昆明,生意也没心思做,家产卖光了,只要见到流浪孩子就一定要去看看是不是静静。

  两口子沦落到在街头乞讨过活,羞愧到连老家都不敢回去,连老人去世都没脸回去送终。

  这样的生活,熬过了22年。

  2009年,网络上出现一个年轻小伙子寻找父母的信息,这个人就是18岁的周静。不过因为被拐时年纪太小,周静对当时的记忆少得可怜,只记得很小的时候和一群伙伴在一些大石头堆上玩时,左手中指被压了。

  能提供的线索太少,只能通过血样逐一比对。这个过程持续了7年。期间,周静的电话换了至少10次,QQ也换了至少3个,但宝贝回家志愿者云谷始终和他保持着联系,也带着他比对过10多次疑似血样。

  

  就在大家都快要绝望时,2016年1月,周静那沉寂了多年的DNA终于与重庆奉节一对父母比中了。

  当央视《等着我》节目中的大门缓缓开启,已经长成大伙子的周静走了出来,好像梦一样。

  激动不已的周大明和李玉梅夫妇冲上去抱住周静,亲切地唤着周静的小名“静静”。周静也拥住妈妈,眼含热泪,被拐22年,寻找7年,他终于找到了家。

  周静当年被保姆拐到福建泉州,送到一个有着6个女儿和1个儿子的大家庭里。养父养母觉得家里男孩少,所以才向做生意的朋友买了周静。养父养母对周静很好,家庭条件也不错,周静没有受什么苦。并且改名叫林天。

  在养父母的支持下,周静长大、读书、开了广告公司,成了两个孩子的父亲,日子过得很好。

  爸妈为找他倾家荡产,周静说:“不怕,我来养你们。”

  近日,本报记者联系上周静的母亲李玉梅,她说现在周静继续在厦门工作生活,他们继续在重庆生活。“要熟悉起来,还得慢慢来。”李玉梅说这话时,透露出些许伤感,她说虽然周静听不太懂他们的重庆口音,但每周他们夫妇都要和儿子通电话,每年也要见几次。

  来源:春城晚报微信公众号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暖闻|3龄童被保姆拐走,父母苦寻22年最终鉴定DNA找到

  2016年中秋节前夜,41岁的范勇决定回家。5岁时和妈妈赌气离家后被拐,事隔36年后,他终于找到了妈妈。但是,他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,好在好心人林天为他解决了路费,而这已是林天赞助的第8个被拐后回家的人。很多人不知道,23年前,家住昆明的林天也曾被拐卖。

父母手中唯一一张周静的照片  本文图片均来自云南网

  

  1994年2月22日,3岁两个月的周静(林天的原名)正在昆明的家里玩。这时爸爸带回一名陌生女子。女子一米六出头,皮肤黝黑,驼背,右侧脖子上有一块胎记。

  “这个阿姨是新来的保姆。”爸爸周大明交代几句后,出去照顾生意了。

  从重庆到昆明,周大明和妻子李玉梅几年间已经奋斗出一个服装店,自己制作、加工、销售,手底下有10多名工人。生活过得不错,又有了随时笑眯眯的宝贝儿子周静,日子很美满,但就是有些忙,忙得连保姆的姓名和身份证都没来得及查看,就把儿子交给了对方。

  保姆进家两个多小时后,带着周静一起消失了。下午6时许,周大明夫妇在昆明满大街寻找,儿子早已没了踪影。警方追查到旅社,但保姆已带着周静逃之夭夭。有人说,警察到达旅社前,有个孩子整夜整夜地哭,很可能是周静。

  随后警方查到,保姆是禄劝县板桥镇人,名叫张红芬。张红芬十几岁时被人贩子卖到河南,此后一直再没回来。

  线索到这里就彻底断了,周静丢了,从此再也没有消息。爸妈只留下一张他的照片,只记得他左手中指上有伤疤。

分离22年后的团聚

  

  周静被拐后,这个家就像被打进地狱一样,家里只有孩子的一张照片,妈妈每天对着照片哭,爸爸连照片都不敢看,一看就流泪。

  周大明夫妇恨透了人贩子,疯了似的找遍昆明,生意也没心思做,家产卖光了,只要见到流浪孩子就一定要去看看是不是静静。

  两口子沦落到在街头乞讨过活,羞愧到连老家都不敢回去,连老人去世都没脸回去送终。

  这样的生活,熬过了22年。

  2009年,网络上出现一个年轻小伙子寻找父母的信息,这个人就是18岁的周静。不过因为被拐时年纪太小,周静对当时的记忆少得可怜,只记得很小的时候和一群伙伴在一些大石头堆上玩时,左手中指被压了。

  能提供的线索太少,只能通过血样逐一比对。这个过程持续了7年。期间,周静的电话换了至少10次,QQ也换了至少3个,但宝贝回家志愿者云谷始终和他保持着联系,也带着他比对过10多次疑似血样。

  

  就在大家都快要绝望时,2016年1月,周静那沉寂了多年的DNA终于与重庆奉节一对父母比中了。

  当央视《等着我》节目中的大门缓缓开启,已经长成大伙子的周静走了出来,好像梦一样。

  激动不已的周大明和李玉梅夫妇冲上去抱住周静,亲切地唤着周静的小名“静静”。周静也拥住妈妈,眼含热泪,被拐22年,寻找7年,他终于找到了家。

  周静当年被保姆拐到福建泉州,送到一个有着6个女儿和1个儿子的大家庭里。养父养母觉得家里男孩少,所以才向做生意的朋友买了周静。养父养母对周静很好,家庭条件也不错,周静没有受什么苦。并且改名叫林天。

  在养父母的支持下,周静长大、读书、开了广告公司,成了两个孩子的父亲,日子过得很好。

  爸妈为找他倾家荡产,周静说:“不怕,我来养你们。”

  近日,本报记者联系上周静的母亲李玉梅,她说现在周静继续在厦门工作生活,他们继续在重庆生活。“要熟悉起来,还得慢慢来。”李玉梅说这话时,透露出些许伤感,她说虽然周静听不太懂他们的重庆口音,但每周他们夫妇都要和儿子通电话,每年也要见几次。

  来源:春城晚报微信公众号

责任编辑:张玉

深圳睫毛种植手术医院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